返回首页 | 网站地图
当前位置:主页 > 行业新闻 >
行业新闻
赔钱赚吆喝?金融科技“钱”景如何
发布时间:2019-03-08 11:09 来源:未知
  在巨头们通过上市等手段巩固护城河之际,研发投入与获客成本也水涨船高,部分企业的盈利能力遭遇挑战,甚至陷入“赔钱赚吆喝”的尴尬境地。
 
  英国企业战略顾问公司Clarus Investments创始人Michael Pearson撰文指出,受行业属性影响,金融科技初创公司要想实现盈利,至少需要花费5年或6年的时间。
 
  薛洪言也认为,要做好短期内不盈利的心理准备。
 
  在这一背景下,留给后来者的盈利空间还有多少?多位业内人士坦言,由于存在一定的行业壁垒,金融科技巨头的地位难以在短时间被撼动,但他们仍对中小平台的业绩前景保持乐观。
 
  黄向前分析,一般把国内做金融科技的公司分成两大类,一类是流量公司,他们有触达大量C端客户的能力,这是其最大的优势。一类是技术型公司,拥有大量的风控模型算法人才,通过做B端业务掌握大量的样本,有很强的风控的能力,当然这个是需要时间和金钱成本的。对于非巨头公司而言,在细分领域多多积累,才有突围的可能。
 
  “对合作方来说,势必会综合考量金融科技服务和产品的适配性,以及服务商所能提供的真实可检验的应用能力,因此,龙头企业会占据一定的竞争优势。”港股上市公司51信用卡相关业务负责人在接受《财经》新媒体采访时称,“但基于目前金融科技服务层级愈发个性化、精细化和场景化,各细分垂直领域的金融科技能力提供商也会找到对应的市场空间。”
 
  魏伟称,对于金融机构来说,数据、风控、客户这些都是核心资源,不太可能全权交托给同一家企业。
 
  与此同时,越来越多金融科技企业将目光瞄准了海外市场。品钛总裁周静分析,中国企业在移动支付等技术层面有较明显优势,阻碍主要来自不同国家的监管差异,及如何实现业务及团队的本地化。
 
  “以新加坡举例,新加坡的金融监管十分严格,所以在进行金融创新时就需要去和当地相关部门进行沟通并解释其运作模式,防止被误解为非法行为。而这也只是新加坡一国的金融监管政策,到了东南亚的其他国家,随着其文化和环境的改变,金融监管政策又会有所不同。”周静称。
 
  对于身处传统金融机构的各家银行来说,发展金融科技的前景又如何呢?
 
  薛洪言认为,对银行业而言,单个银行引入金融科技驱动后,零售贷款业务的净利润完全有可能从100亿飙升至200亿。但扩展至全行业,引入金融科技后净利润基本不可能有这么大增幅,因为贷款总需求没有上升,市场蛋糕还是那么大,如果每家银行都加大科技投入,结果只能是全行业利润下滑。
 
  “金融科技”这一概念真正兴起不过短短两三年时间,如何在政策范围内找准市场痛点并抓住机遇是每家公司面临的大问题。